冥婚后又掘坟离婚的唐朝政治闹剧

编辑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8-05-10 15:00阅读次数: 53

水往低处流,人往高处走。

为了荣华富贵,很多人摒弃良知,出卖灵魂,削尖脑袋往树上爬,专拣高枝。

树倒猢狲散,那些依附高枝之人,少不了被摔得鼻青脸肿,股断臂折,甚至丢了卿卿性命。 唐朝名臣萧至忠就是个例子。

名臣,可能是能臣,但未必是良臣和贤臣。 萧至忠之所以被称作“名臣”,跟他的政绩有关,跟他的风度有关,跟他的相貌有关,但跟他的见风使舵更有关。

他先依附武三思,载献媚韦后,后投靠太平公主,在这三棵大树的庇护下,三次充任中书省最高长官中书令,一时间成为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。

萧至忠颇有才华,也颇有才干,但在讲究门阀的唐朝,他的出身较为寒酸。 他爷爷的老爸,不过是个掌经籍、图书的秘书少监,一个从四品的小官。

靠着祖荫,萧至忠即便再清廉,再能干,大概一辈子也做不到中书令。

为此,他曾苦恼过,沮丧过,但神龙革命后,他的心灵也得到了一次翻天覆地的革命。 什么皇帝,什么女皇,还不是照样被赶下台,还不是照样被淘汰。

萧至忠认识到,实权派,特别是冉冉升起的实权派,才是主宰天下沉浮的关键所在。 中宗复辟后,武三思成了新生实权派。

尽管该厮作恶多端,阴险狡诈,但有韦后、上官婉儿这两个床笫知己为他说话,武三思气焰嚣张得很,权势也大得很。

萧至忠瞅准机会,主动向武三思靠拢,拍着胸脯表明心迹,成为武三思的一条走狗,“武三思擅权,至忠附之,……恃武三思势,掌选无所忌惮,请谒杜绝,威风大行”。

没过几年,萧至忠就从吏部员外郎做到了中书侍郎,兼中书令。

政治的魅力,在于其不可预见性。

就在武三思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,太子李重俊突然发威,干掉武三思,诛灭其族。

武三思一死,萧至忠很是慌神,但他很快又瞄上了另一个能人,中宗的老婆韦后。 这个女人不简单,有野心,想效仿婆婆武则天当女皇,她手中的王牌就是中宗这个糊涂虫、窝囊废。 女人当国,会不会重新上演呢?韦后认为能,第二次充任中书令的萧至忠也认为能。 为了与韦后拉进关系,萧至忠的两个女儿派上了用场。

一女已殇,一女在世,两个都有用。

当时,韦后的弟弟韦洵亦亡,萧至忠便与韦后连了阴亲,“韦后尝为其弟洵与至忠殇女冥婚”。 冥婚,也称阴婚,即跟死人亦葬亦婚。 不久,萧至忠又把另一个女儿嫁给了韦后的表弟,也算是亲上加亲了。 万事俱备,萧至忠就单等着韦后称皇称帝了。

然而,韦后有武则天之志,无武则天之才,在太平公主、李隆基的联手反扑下,她很快就败下阵来,女皇梦随着她一起下了黄泉。

韦后被诛,牵连甚广,萧至忠难逃干系,必须赶紧采取行动。

为了表示跟韦后划清界限,“及韦氏败,至忠发墓,持其女柩归”,算是让女儿离了婚。

这一幕够恐怖的,为了保命,萧至忠脸面都不要了,算是豁出去了。 韦后这颗大树倒了,萧至忠跌了个大跟头,多亏太平公主替他说话,他才侥幸过关,外调干了晋州刺史。

太平公主也不是省油的灯,她也想当女皇,为了建立自己的势力,四处招兵买马,萧至忠趁机投靠了太平公主,第三次充任中书令,还封了国公。 后来,太平公主起兵作乱,萧至忠等人起兵相应。 还没等太平公主下手,李隆基果断出击,以迅雷之势熄灭了太平公主的阴谋,萧至忠逃进深山老林,没几天就被揪了出来,砍头抄家,“及籍没,珍宝不可计”。 萧至忠是个人见人爱的美男子,也是个内心世界极其复杂的政治投机者。

“外方直,纠擿不法,而内无守,观时轻重而去就之”,这是《新唐书》对萧至忠的一句评语。 说他能干,他确实干过一些大快人心的事,在朝中也有些口碑,“至忠始在朝,有风望,容止闲敏,见推为名臣”;说他混蛋,也是名副其实,他跟武三思、韦后、太平公主干得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就让人不耻。

萧至忠名为“至忠”,但既非忠于皇帝,亦非忠于社稷,而是忠于诱人的权势。

为此,他也走上了不归路。

(刘秉光)┊┊┊┊┊┊。

冥婚后又掘坟离婚的唐朝政治闹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