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小品剧本 > 搞笑小品剧本 > 《七品西瓜霜》7人搞笑小品剧本

《七品西瓜霜》7人搞笑小品剧本

时间:2014-08-16    点击:

    故事线索:包包(叉烧·包)大人之前的不好的威风史,包大人割须明志,要做一个好官。故事是一段做早操(江南stelye)开始的,然后几个官差念包大人的威风史,不久,有人敲鼓鸣冤,一段搞笑的审案开始了,最后,为了做个好官,包大人不为权贵,不贪钱,做了公平的审判,维护法律的尊严,突出政法的重要本质。
    人物:包大人——包包(叉烧·包);官差1——马子,官差2——亡朝,官差3——布伦,官差4——布雷,告状者:金嗓子;被告人:魏兰。
    音乐:《江南style》,《包青天的主题曲》,《忐忑》,《半斤八两》。
    道具:古装戏服七套。桌子,椅子各一张,红布一张,扇子几个。
    出场:《包青天的主题曲》响起,包大人威严地做在公堂上,官差四人排好了队,歌毕,包大人走下来发话。
    包包:今天天气真好,我们上堂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啊。
    齐念:贪——污
    包包:停,没脑的东西,那是我们的宗旨。不过我已准备做个好官啦,营造文明公堂。第一件事就是做我们的公堂早操。(《江南style》音乐响起,五人跳《江南style》。跳完,包大人回去坐好)。
    包包:吾乃七品西瓜霜的包包大人,还有番文名字:叉烧·包。我当官几年了,判了不少案,比如处死鬼子的头菅直人,因为他简直不是人,在我们地盘钓鱼,就说钓鱼岛是他的;还有叫我的马仔去毙了周克华。还有很多,想想挺厉害的,下面让我的马仔介绍一下我其他的威风史。布伦布雷,你们介绍。
    布伦布雷:是的,包大人。
    包包:记得叫我boss,跟你们说了多少遍了。听到没。
    布伦布雷:是的,包大人。
    包包:是boss
    布伦布雷:是的,包大人。
    包包:扣钱,这一个月的工资没收。
    布伦:(委屈地)大人,上年的还没给呢?丫的,真是铁公鸡啊。
    布雷:他不是铁公鸡,铁公鸡还生锈呢,他简直就是不锈钢公鸡。(响起《半斤八两》)两人抱头哭。
    包包:有完没完的,再哭,扣以后十年的工资,快开始。(两人振作了)
    布伦:我布伦,是大哥,布雷乃我小弟。(拿了判案纪要)下面,我就说一下大人的最伟大的一件案是:有一个叫黑人憎的人,偷了一张我们的A4纸,还死不承认,后来,大人严加拷问,终于招了,大人判了他无期徒刑,罚他天天数人民币,最后,吐血身亡,钱真的不是好东西啊,所以有钱的都不是好东西。弟弟,你念。(把纪要递给了布雷)
    布雷:包boss最厉害的,荣获贝壳奖的案件是这个:有一个孕妇怀孕了,怀了六胞胎,后来大人罚她严重超生,孩子没出来,就中止妊娠了。获奖评语是:为了国家的人口,他勇于切断源头,具有独创性。大人,英明,大人,英明。(包大人还有点害羞了)
    包包:好啦。马子(马子站着睡觉,不应),马子(亡朝叫醒他)。
    马子:有。
    包包:混账东西,叫你晚上不要斗地主了,还在睡觉。
    马子:过了十二点会有新的欢乐豆,为了欢乐豆,卑职值得。
    包包:怎么不见展昭和公孙策啊。
    马子:他们去印度度蜜月了,可能不回来了。
    包包:这对变态的,在我眼皮下搞基情,飞鸽传书给阿三,灭了他们,别误了我们名声。亡朝,(亡朝站出来:卑职在)近期,听说嘉应学院的政法学院有个文化艺术节,你帮我报名了吗?
    亡朝:报了,但是
    包包:但是什么。
    亡朝:他们说我们不懂艺术。
    包包:岂有此理,想当年,我们演了由黄公子自编自导的最伟大的作品《招聘会》,我还荣获了欧斯卡最佳男主角奖呢。去跟他们说,我们有艺术细菌。
    亡朝:遵命,明天再去。
    (包大人突然很忧伤,发出:唉。)
    布伦:boss,唉,是所谓何事?
    包包:我的女神魏兰姐姐最近不见了,我可想死她了,她最近有无消息。
    布雷:禀boss,听说去韩国了。(突然响起了击鼓声)
    马子:大人,有人击鼓。
    包包:我听得到,马子,亡朝,带上来。
    (马子,亡朝带两人进场,公堂变得严肃了。官差击棍,喊:贪污。)
    包包:混账,喊错了。再来一遍
    齐:威武(不整齐)
    包包:不整齐,再来。
    齐:威武。
    包包:堂下所站何人。被告、原告何人。
    金嗓子:吾乃原告金嗓子。
    包包:那就是电视上经常播的那个
    金嗓子:不错,广西金嗓子。(做广告状)
    包包:呵呵,挺有钱的嘛,(指另一个)你就是被告,你是?
    魏兰:我姓魏
    包包:魏什么
    魏兰:不为什么,我爷爷姓魏,我爸姓魏,所以我也姓魏。
    包包:混账,你问你姓魏,名什么?
    魏兰:哦,我叫魏兰。(向包大人抛媚眼)
    包包:你就是魏兰,魏兰不是我的女神吗?怎么你这幅鬼样?
    魏兰:我就是那个魏兰,为了逃避金嗓子,我变了性,还整了容。虽然我现在是男孩身,可是我心里还是那个女孩身(做卖萌状,众人吐,不过包大人走了去,一幅垂涎的样子。)
    包包:你们四个过来,围住她,我有秘密跟她说。
    马子:大人,你还喜欢她啊。
    包包:别理我,围住她,给我狠狠地打,毁我贞操。好端端地去变性,我最讨厌人妖。(魏兰:不要打脸。响起《忐忑》。包大人走了上去。恨恨地)
    包包: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。把状词念了,布伦。
    布伦:状词如下:本人金嗓子状告魏兰,一,污染我上游的河水,二,宁愿变性也不与我完婚。要求赔偿我的经济和精神损失,并变回女性与我完婚。大人,状词念完了。
    包包:此案明显,把魏兰砍了。。。
    众人:大人别冲动。。。(魏兰扮可怜样)
    包包:魏兰,请把你的头包住。金嗓子你先陈述这件事。
    金嗓子:我喜欢她很久了,我家又很有钱,她竟然不给面子给我,去当了爷们。我很生气,所以,来告她,请包大人迅速结案。
    包包:摆明是强迫民女啊。
    金嗓子:大人,这应该会做吧。(金嗓子拿出了很多的人民币,走近包大人那里,从一百块中找了一毛钱给了包大人),完事后,还有很多哦。
    包包: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啊。(把钱收了)我懂得的,下面,魏兰,你还有什么要说?
    魏兰:民妇,不是,民夫有话说,我们住在同一条河边,他在上游,我在下游,我哪里会污染到他的河水啊,他为了得到我,故意弄脏上游的河水,让我们不能安居乐业,然后他用暴力的手段逼我爸签署了卖身契,强占我为他的小妾,我不想有个干爹,所以,我逃出去变了性,实属无奈,迫不得已。大人啊,要为我做主啊。
    包包:金嗓子,可有此事?
    金嗓子:是又怎样,我就是为了得到她,大人,你就别管那么多了,赶快结案吧。
    包包:混账,敢在老子地盘搞事,来人,把金嗓子轰出去,钱没收。
    金嗓子:且慢,你收了我的钱,不办事,也没事,但是,你知道我爸是谁吗?
    官差四人:谁啊?
    金嗓子:我爸就是大名鼎鼎的金刚,king-kong。
    包包:不认识,你们怎么看?
    齐:不认识。
    包包:你们傻了。不认识,元芳不在,就用iphone5找度娘。快查。
    (布雷拿出iphone5,查了金刚,就很紧张地告诉包大人)
    布雷:boss,金刚来路不小,是朝中一品官,很够力的。有一句名言:谁得罪我儿子,我就让谁变成买西瓜霜的。(众人很紧张,包大人也改变了态度)。
    包包:金公子,刚才开玩笑的。可否给我一个面子,算了。
    金嗓子:你还不快结案。。如果我开心了,让我禀告我爸,让你这个小小的西瓜霜升官啊。
    包包:布雷,测一下金嗓子的智商。用我们公堂最恐怖的灭绝人性的测验法,让他尝尝哈。(一群人狞笑起来,像极了要吃他的饿狼。)
    金嗓子:你们要干嘛,不要强奸我,我这几天不舒服,来大姨夫了。(做委屈状,两手掩胸)
    布雷:你不要恶心了,只是一个智商测验法,(伸出一个手指),只是几。
    金嗓子:一。
    布雷:一加一等于多少(伸出三个手指)。
    金嗓子:三。
    布雷:禀大人,此人智商很低。
    包包:来人,颁个环保低能奖给她。金嗓子,根据婚姻法规定,婚姻必须是男女两性结合,并且禁止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的、婚后未治愈的人结婚。所以,你们真的不适合的。
    亡朝:大人,弱智不是疾病。
    马子:但是弱智也不能治愈。
    金嗓子:我不管,我要,我要,我要她的爱。
    包包:(包包向魏兰使了一个眼色,暗暗跟她说:我会救你的)魏兰,没办法了,你想想哈,你现在这样,没人敢娶,不,是嫁你的,所以,你还是跟金嗓子吧,。
    魏兰:唉,反正都这样了,唉,那我就从了他吧。(并去缠着金嗓子,金嗓子忍不住要吐,挣扎着。)
    包包:现在我就依你的要求,把魏兰判给你为妻,前提是她不能回复之前的性别。
    金嗓子:(看了魏一眼,对着包),大人,你要我娶一个男人,这怎么行啊。我不要,行了吧。
    包包:不行,你必须娶她,做人不能言而无信。
    魏兰:就是啊,你有我的卖身契,我就是你的人了。Come on baby 。
    众人起哄:娶她娶他。。
    金嗓子:(很难为,又看看魏,实在受不了),我把卖身契毁了总可以吧。(魏准备抢回来,金迅速撕了)
    魏兰:我终于自由啦,终于可以嫁我爱的人了。(众人向魏祝贺)包包,感谢你,无以为报,唯有以身相许。(包大人吓得脸都白了)
    包包:(惊恐地)我不要。
    魏兰:告诉你们一个秘密:其实我还是女孩身,我骗金嗓子的,哈哈。男人都是装出来的。(魏恢复女孩身,依然光彩照人。金嗓子想反悔)
    金嗓子:臭女人,竟然骗我,我要娶你回家。(亡朝:你已经撕了卖身契了。你走吧),叉烧包,你给我小心点(指了指包还有公堂上的人,愤怒地走了)。
    布伦布雷:法律是维护正义的。
    马子亡朝:尊重司法公正。
    魏兰:小包包,我刚才发现你好聪明哦,你其实是一个好官啊,我发现你打人的时候好man啊,所以,我发现爱上你了。
    众人有起哄:boss,娶她,娶她。
    包包(思考了一会)好吧,你一直是我的女神啊。(众人欢呼,包对魏说)说句真心话,你是不是女孩身啊。
    魏兰:小包包,我现在当然是女孩身。不过
    包包:不过什么?代写小品剧本
    魏兰:我之前是男的。(扮男声)小包包,你不信我吗?
    包包:你现在说的话,我连标点符号都不会信了。救命啊,救命啊。。。。。。。布伦布雷,马子亡朝,快保护老大。
    剧终
    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