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小品剧本 > 搞笑小品剧本 > 对口相声剧本!幽默搞笑的相声剧本《卖帽子的》

对口相声剧本!幽默搞笑的相声剧本《卖帽子的》

时间:2018-11-27    点击:

    作者:杨文彪

     

     

    甲:好久不见了!诶呦!您这个人都变样了。

    乙:哪有啊,不就是头发长了点。

    甲:头发长了好!头发长了您找我。

    乙:您会理发。

    甲:那当然,咱是理发世家,祖传的手艺;我爷爷传给了我爸爸,我爸爸传给了我。

    乙:奥!祖传的手艺好!

    甲:最主要的是,我给您理发不要钱,免费!

    乙:那敢情好!现在理个头发多贵啊!

    甲:俺爷爷理发那会儿,理个头发两毛钱,到了俺爸爸的时候,理个头发也不过五毛钱

    现在理个头发,没价!

    乙:可不是吗!年会小品

    甲:现在的理发师都不叫理发师,改名了!叫发艺设计师,给您设计个发型,多少钱都有。

    乙:是吗?

    甲:现在不管到哪去理发,您得先问好价钱,否则理完头发——八千八百八十八,您那脑袋

    该有多值钱啊!

    乙:好吗!我的脑袋也太大了!

    甲:所以啊,您上我这理发,不要钱,免费!

    乙:那能理好吗?

    甲:所以啊!免费啊!——开玩笑,您老甭怕!咱是祖传的手艺。

    乙:这我到忘了!

    甲:告诉您,我爷爷理发有个名号叫“神刀无敌”

    乙:哦!刀子活好,看来有些功夫。

    甲:我爸爸的名号叫“一剪梅”

    乙:手艺也能不错。

    甲:我的江湖名号叫“鬼见愁”

    乙:咋起个这个名号,我看不咋地,还不如叫“鬼剃头”

    甲:看来,您还不了解本人名号的来历,咱先从我爷爷那辈说起。

    乙:那就先说说你爷爷。

    甲:我爷爷生活在解放前,就是我们说的万恶的旧社会,那个时代的人苦啊!尤其是“九一八

    事变之后,日本鬼子侵占了大半个中国,中国的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;我爷爷为了

    一家人的生计,在街头开了一家小理发店。

    乙:为了餬口吗。

    甲:有一天,一个日本鬼子大兵闯了进来,让我爷爷给他理发。

    乙:日本鬼子不好惹。

    甲:我爷爷问他:理发,刮脸不

    乙:嗨!东北人,这小日本能听懂吗!

    甲:小日本照照镜子,冲我爷爷一摆手:通通地通通地,有毛的全刮眉毛的不刮,快快地——

    乙:小日本还挺着急。

    甲:咔嗒咔嗒——我爷爷给他理完发,重新给他换了一块围布,让他躺在椅子上,脸上抹上肥皂沫,

    先用一块热手巾罩上。

    乙:老理发师都这样。

    甲:我爷爷把刀子在褙刀布上蹭了几下,开始给小日本刮脸——刷刷刷,几下搞定。

    乙:不愧叫“神刀无敌”还真快!

    甲:小日本站起身来,照照镜子,用手摸摸下巴——呦嘻!

    乙:那是夸你爷爷手艺好!

    甲:小日本再瞅瞅上面——八嘎!

    乙:咋还骂人呢!年会小品剧本

    甲:我叫你“有毛的全刮,眉毛的不刮”——眉毛的咋还给我刮了。

    乙:好嘛!成了“葫芦瓢”了,这下麻烦了,小日本能干嘛!

    甲:没事!我爷爷刚给他刮完脸,日本鬼子就投降了。

    乙:嗨!这巧劲儿!

    甲:解放以后,我爷爷把这门手艺传给了我爸爸,我爸爸也开了一家时光理发店,再后来公私合营,

    我爸爸光荣地成为一名国营时光理发店的普通劳动者。

    乙:劳动者最光荣。

    甲:没过几年,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全国遍地开花,我爸爸没少给那些革命小将和

    造反派的头头们理发。

    乙:那些人可不好伺候。

    甲:造反派里也有好人坏人,我家街坊耿二秃子由于能说会道,也当上了一伙儿造反组织的头头,

    一天天吹五作六,耀武扬威,这小子打小就和我爸爸不对付,有一天喝得迷迷瞪瞪跑到理发店,

    指着我爸爸的鼻子:来!你给我剃一个“大海航行靠舵手”说完往椅子上一倒睡着了。

    乙:这不是故意找碴吗?不剃就拉出去批斗!剃吧!

    甲:我爸爸一看他那稀巴拉登的几根头发,这个气啊!还大海航行靠舵手呢,简直就是马粪蛋子发烧,

    乙:可不剃不行啊!剃吧!

    甲:我爸爸一看有了主意。给他围上手巾、围布,刀剪齐动——刷刷刷,一会完事儿。

    乙:理完了,那就召唤他看看吧。

    甲:这小子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,照镜子一瞅,脸都气绿了,冲我爸爸就吼:这是啥?这是啥?这是啥?

    乙:这是啥啊?

    甲:我爸爸一本正经地告诉他,这是当前最流行的“红太阳光芒万丈照全球” 耿司令,您满意不?

    乙:嗨,他敢说不满意吗!

    甲:这小子啥话没说,抱着脑袋跑了!

    乙:还别说,你爸爸的“一剪梅” 还挺厉害!不过,你叫的“鬼见愁”是咋回事?

    甲:这不——子承父业,我如今也开了一家理发店,名字叫“大时光发艺工作室”

    乙:好嘛!名头还不小。

    甲:不过最近几年由于受到“世界经济危机”的影响,来我工作室的顾客越来越少了。

    乙:奥!这经济危机还影响到你。

    甲:没什么,理发不行,我顺便代卖一些小商品。

    乙:哦,佩服!有经济头脑人。

    甲:这一天是星期天,人少,我正坐在椅子上玩手机游戏。

    乙:现在的人都玩手机。

    甲:进来了一位老先生,穿着很讲究,一看就是有钱人。

    乙:来大生意了。

    甲:小伙子,你给我理个发,设计个好看的发型,我一会儿去找老伴儿。

    乙:找老伴儿?

    甲:就是相对象。

    乙:这老头还挺时尚。

    甲:我让老先生坐下来,系上围布,拿起剪刀——刷刷刷,一顿神剪,大约半个小时,我剃完了。

    乙:乍样啊?

    甲:老先生站起身来,戴上老花眼镜,照着镜子,左瞅瞅右瞧瞧。

    乙:瞅的挺仔细。

    甲:小伙子,你还要钱不?

    乙:怎么回事啊!理发哪有不要钱的。

    甲:我急忙说:老先生,我这理发都是免费的,不要您一分钱。

    乙:看不出,这人心眼好。

    甲:老先生指了指上边:那上边挂的帽子多少钱一顶。

    乙:要买个帽子。

    甲:九十八块八毛八,您老要买,我给您打个折,收您八十八块八毛八。那就给我来一顶蓝色的,

    我不要那个绿的。

    乙:老先生还挺挑剔。

    甲:老先生一边掏钱一边嘴里嘟囔:这剃的啥头啊,我都出不去屋了;小伙子,我现在明白了,你不是

    剃头的,你是卖帽子的。

    乙:嗨!